◆彩票中奖新闻◆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 003七国:真不能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谁给他的胆子跟我骂架?我能骂的他找不到北,不动手的时候,吵架我还从来没输过。

    司空炎噌噌两步上前,伸手就要拉扯我,“你这个贱妇,?#23601;?#30495;是太娇惯你了,你以为公子长洵为你出头你就了不起了吗?”

    身为一个王爷,用词不当,娇惯都出来了,古人的文化修养水平,有待提高。

    “锵”一声梵音手中的长剑抽了出来,直接横在司空炎和我的面前,成功的挡住了司空炎这个二世祖。

    还成功的让他一蹦三尺远,?#25104;?#38081;青,指着我:“反了,反了,你这个西域野蛮的贱女子,?#20197;詒就?#30340;大婚剑指?#23601;酰?#26469;人,把这个贱人直接打入王府大牢!”

    别人都说瞧不起自己的妻子,就是往自己脸上打,我好歹得是他的正妻,他不爱我,为一个小白莲我能理解,可是贱人来贱人去,我就不能理解了,这么骂我也没抬高他一分啊。

    “谁敢动呢?”我漫不经心凉凉的目光落在司空炎脸上:“两国邦交不是玩笑,整个嘉荣都知道七国公子长洵送本宫过来和亲的,广陵城百姓更加有幸的看了在王府外王爷是怎么对待本宫!”

    “王爷现在要把本宫打入大牢,本宫一下死了也就罢了,万一死不了呢?还?#23567;?#26412;宫也邀请了七国公子长洵得空来王府喝茶!”

    “颖川亲王,你是本宫的夫君,你是本宫的天,可是七国公子的名头,比您这个亲王大得多,万一他又杀了个回马枪,您怎么交代呢?他不是去了皇宫吗?去见了您的哥哥世宗帝!”

    为了这么一个?#24403;疲?#25105;真是操碎了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跟他分析着把我打入大牢即将面对的什么?

    说着我直勾勾的望着他,一脸要多真诚有多真诚,继续问道:“世宗帝本来是要拉拢七国公子的吧,好酒好菜好歌姬的招呼着,那都是?#25105;?#30340;,万一他一不小心提起了本宫,再提起了你,知道你为一个猎户之女,没有丝毫背景上不了台面的小女子,叫板公子长洵,您?#30340;?#30340;哥哥世宗帝,还能容下这个小女子吗?!”

    蓝梦晴要不是旁边的喜婆扶着,我觉得吧,她一定能柔弱无骨摔倒在地让司空炎去?#24403;?#22905;,不让司空炎这瞎逼逼!

    寂静无声,只有司空炎大声喘气的声音,气愤的大声喘气,他比草包好了那么一丢丢,经过我这样一说,衣袖甩着:“想要?#23601;?#21644;你拜堂成亲,除非?#23601;?#27515;了!”

    “啪!”我把手臂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微抬着下巴:“本宫不做梦,你既然把话撂在这里,本宫也把话撂在这里,你想和她成亲,本宫不反对,但是她要踩在本宫的脸上走,本宫就不乐意!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给本宫面子大家好说,你撕破脸皮,本宫奉陪到底!”

    “反正这么多朝廷的文武百官,文武百官的家属都在,怕什么呢,你说对不对,夫君!”

    我每叫他一声夫君,他眼底的寒意就冷上一分,?#25104;?#23601;青了一分,看得让人好爽,这句话怎么说来着,?#28814;?#24049;的痛苦建筑在别人身上,是最开心的事情。

    古人不欺我,还好……我一定把这个精髓领略了,跟司空炎好好玩一玩,不然的话他真的找不到北,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司空炎恼怒的话锋一转:“你这个是侍卫剑指?#23601;酰?#20197;下犯上,?#23601;?#32477;不轻饶!”

    我的手一转,搭在了梵音手背上,稍微一用力,与他手中的剑直接回到剑?#19990;錚?#25105;嘴角一扬,眉头一挑:“王爷,本宫忘了告诉你,本宫这个侍卫,是七国公子长洵特地找的,天下众所周知,本宫的和亲队伍都死光了,纵然本宫是一国公主,那也是一个小姑娘,害怕?#21073; ?br />
    “七国公子长洵,胸怀天下,对于弱者更是心怀怜悯,尤其是对嘉荣和离余联姻之事特别上心,所以就找了这么一个人跟着本宫,你要把他给搞死了本宫觉得难度挺大的,要不您试试?!”

    司空炎手变成了拳头,我觉得他离我要是近了,肯定能一拳头过来砸开我的脑袋瓜子。

    胸口起伏,粗声粗气的怒道:“?#23601;?#19981;跟梦晴拜堂成亲,你也别想!”

    我高挑的眉头,一刻也没落下来,老实点头:?#30333;?#22909;如此,大家都别想了,那才公平呢!”

    说着我越过梵音,弯腰捡起“手牵?#20445;?#25226;这红红的手牵拿在手里,后退搁在桌子上,“礼成了,该洞房花烛夜了,夫君!”

    “你就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洞房花烛夜?”司空炎觉得当着众人的面,挤兑我,败坏我,能提高他的声望似的。

    我耸了耸肩,环顾了一周,看到一个人,低调的奴才,对着司空炎夸道:“您一表人才,位高权重,嫁给您,是本宫修了二辈子,本宫就不打扰你们的?#38431;?#20102;,你们继续,本宫舟?#36947;?#39039;,先找个地?#21483;?#24687;了!”

    蓝梦晴巴不得我走呢,见我这样一说,挣脱喜婆来到司空炎面前,芊芊玉手拉住他的手臂:“炎哥哥,梦晴可以不拜堂成亲,做您的妾,做您的丫鬟,梦晴都不在乎只要和你在一起!”

    有些话说一遍就行了,说两遍就就假了,更何况,这?#30452;?#24544;心的话,酸的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买账的?#21496;拖不?#21548;这?#21482;埃?#21496;空?#23383;?#25509;对着旁边的人叫道:“把公主送回去!”

    “夫君,本宫是王妃,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本宫已经是你的王妃了,亲王妃,不在是什么离余公主了!”我?#25104;?#20005;肃的纠正他。

    司空炎当着众人的面,掷地有声跟我讲:“王妃又怎样,?#23601;?#19981;会踏进你的房门一步,你就好好的当你的王妃吧!”

    “啪啪!”我把巴?#23110;?#30340;声声响,屈膝行礼,真诚的恭贺着:?#30333;?#20320;?#21069;?#22836;到老,儿孙满堂,多生几个,本宫才会不寂寞!”

    蓝梦晴隔着红盖头我都能感受到她阴毒的目光,看到她吓白的脸,正所谓嫡庶之分,不管她生多少孩子,我一天不死,就是这样颖川亲王府的一品正王妃。

    “赶紧把这个贱妇带走…”司空炎好事生怕多呆一秒,就能被我气死一样。

    我看中的那个老实人,上前?#20174;?#25105;,我跟着她就走,这个小姑娘脸上的神色一直都没变,眼中时刻保持着警惕,好苗子啊。

    我面带微笑,得意的看过司空炎转身就走,我就做了他的高位,做了他爹他娘该坐的位置,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啊。

    果然应了大天朝那句古话,后背有人,便无所不能,公子长洵名头可真不是盖的。

    不知道那个渣说的是不是真的公子长洵现在正在和柔然国师闭关修行呢,说到这个柔然国,我早有耳闻,挺神秘的一个地方。

    有国师都圣女,我早年前,曾经琢磨着要不要去拜会拜会看看能不能重新回到天朝去,这个苗头一冒出来,我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大天朝的身体,已经被人扔进烧火炉里给烧了,变成灰了,回不去了,我就老实的在这个历史夹缝天郁七国奋力努力的活着。

    在前面领路的那个小姑娘名为秋景,是这王府里的三等丫鬟,今天是太忙了,一等丫鬟和二等丫鬟凑不够手来,就把她这个三等丫鬟临时给叫上了。

    走一路她为我介绍着王府的景色,还特地把司空炎住的院子指给我看了,旁边就是蓝梦晴院子。

    她领我去的院子,就在司空炎院子的旁边,我心中真是好笑,这是谁?#25165;?#30340;这么操蛋玩意儿?

    司空炎住的院子在中间,他的院子两边是我和蓝梦晴,这不是明摆着不受宠的王妃,跟受宠的侧王妃两看相厌嘛!

    我嘴角含着微笑:“秋景,去问问王府的管家,还有没有其他的院子,本宫不喜太吵闹,想找一个安静的!”

    秋景小心翼翼的看着我,行了个礼匆匆而去。

    我就站在院子门口,瞅的那院子里面,这所谓中原大国一品亲王府也就这么一个样,没看见其他的东西。

    梵音执剑拱手抱拳道:“主子为什么不?#25954;?#20303;在这里?#31354;?#37324;靠近颖川亲王府,更加方便我们行事才是?”

    我走动了一下,看着?#22909;?#19978;贴的大喜字,真是无比的讽刺,“梵音,别人不知道我是谁,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吗?你以为就这么个草包,能借他的手复仇?你看不到他的眼中只有软玉在怀,美人啼哭吗?”

    梵音所说的是离司空炎近一点,潜移默化好借他的手早点回去报仇,可是他不知道,就算我长得再美,也美不过别人心有所属,一心只有白莲花。

    梵音眸光闪了闪:“梵音不知男人心中所想,请主子恕罪!”

    我手微微一抬,“不怪你,咱俩一起在军营里长大,面对的只是大老爷?#29301;?#27809;有其他的小姑娘,军营里的人心思单纯,不像皇宫,和外面的人心思妖娆,我们要小心行?#25314;?#34013;梦晴不?#21069;?#20998;的主,她想做正妃之位,她在琢磨着我怎么死呢!”

    梵音眸光一下子冰冷起来:“梵音去杀了她,梵音不能让主子陷入任何危险之中!”

    梵音是外祖父给我找的伴读,也是给我找的侍卫,比我大两岁,今年二十,外祖父从小教导他,一切以我为重,教导他…他的命是我给的。

    在边关的时候,我伪装柔弱外祖父没发现我不是离墨,梵音却是一眼就发现了。

    我问他是如何发现我不是离墨的,他冷酷的对我说道:“眼神和味道不一样!”

    我哈哈大笑取笑他:“我一直以为,我要死了你会替我报仇,没想到,你没替我报仇啊!开始琢磨起眼神和味道了?”

    梵音面无表情的陈述道:“梵音见过长公主,潜入皇宫,看了长公主的尸身,故而发现长公主不是主子!”

    这一下子轮到我傻眼了,吃惊的对他竖起大拇指:“果然知我者梵音也,从今以后,你我要相依为命了!”

    梵音目光一垂:“主子就是梵音的命!”

    这个孩子被外祖父教导的很好,以我马首是瞻,不管我说的是什么,对他来说都?#21069;祝?#23545;他来说,只有我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

    我很?#19981;?#20182;这种颠倒黑白的护短,一直以来,我把他当成最值得信?#24213;?#30693;心的人,除了我的灵魂活了两世,我所有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

    “主子?”

    我半天没回声音,梵音止不住的伸手在我眼?#34987;?#20102;一下,我一下子回神,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想事情想入迷了!”

    梵音?#25104;?#20174;?#20174;?#36807;的严肃:“主子,失神起来会很危险,在嘉荣我们一无所有,主子要时刻保持警惕,不然梵音不在主子身边,遇到危险,该如何是好?”

    我舔了舔有些干枯的嘴?#21073;?#20030;起手挽起了发,把手中的翠玉簪子插在头上,我有两个翠玉簪子,还有一个在楚长洵手里面。

    说送给他自杀用,他还真的赖着不还了,真未见过如?#25749;?#39068;无耻之人。

    “知道了,咱们得好好?#35789;?#19968;番,养精蓄锐然后从长计议,你说是不是?”

    梵音看了我半响,点了点头。

    秋景过来了,小姑娘长得挺耐看的,不是那一眼瞧上去就漂亮的人,十五六岁的样子,好像很懂韬光养晦这四个字的意思。

    走在她前面的应该是王府的管家,要么就是这府上的品阶高的嬷嬷。

    走到我面前,秋景恭敬禀道:“启禀王妃……”

    她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嬷嬷一个巴掌甩了过来,啪一声,秋景的脸被五个爪子印覆盖了。

    我忒咽了一下口水,眼中闪过害?#25314;?#36523;体止不住的后退了,声音弱弱的问道:“这位打人的嬷嬷,应该不会姓容吧?”

    二话不说就打人,不是容嬷嬷是什么?更何况秋景这小姑娘也没说错话,看来这个嬷嬷极不?#19981;?#26377;人叫我王妃。

    秋景捂着脸,眼神中渗满泪水,立在一旁,连声反抗的声音都没?#23567;?br />
    打人的嬷嬷,没有对我行礼,眼中带着鄙夷,口气生硬直言道:“启禀离余公主,老身不姓蓉,你唤一声老身陆嬷嬷就是!”

    我恍然大悟,若有所指的说道:“本宫还以为你姓蓉呢,在本宫的家里,就有那么一个姓容的嬷嬷,仗着自己有几分本?#25314;?#23601;目中无人,还?#19981;?#25343;针扎别人的手指头,你知道最后怎么着了吗?”

    陆嬷嬷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鼻孔出气的模样,道:“怎么着,都不管老身的事情,听这个小蹄子说,离余公主嫌弃这个院子不好,要换一个院子?#21069;桑俊?br />
    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那我就给她来个鸡同鸭讲,自说自话道:?#30333;?#21518;那个容嬷嬷,十个手指头全被人剁了,而且就像泡鸡爪一样,被人用辣?#25918;?#30528;吃了!”

    陆嬷嬷眼色变都没变,高姿态的说道:“不知你要换一个什么样的院子,这王府内院,所有的院子都?#25165;?#22909;的,可没有额外的院子重新?#25165;?#32473;您!”

    我想离他们远远的不想和他们掺合到一起,他们非得把我往他们身边绑,这到底是谁的主意?干的这么美的事儿啊……

    “离余公主远道而来想必累了,就不要再折腾我们这些做奴婢的人,毕竟我们也是人,经不起您这样的折腾!”

    她都这样恳求?#27809;?#35828;尽,我再推脱就格外显得不上道了,“那就?#22836;陈?#23351;嬷带路,本宫人生地不熟,害怕走错了路,进错了院子!”

    既然要玩,既然不甘心,既然想让我死,那大家就一起玩玩看看鹿死谁手……

    陆嬷嬷直接对我轻哼了一声,径自我而去,往我身后的院子走去,边走边道:“你是一国公主,身份自然尊贵,普通的院子不能彰?#38405;?#23562;贵的身份,这是王爷特地?#24895;?#32769;身,给公主殿下精心准备的宅子!”

    一般来说,奴才是不可以走在主子前面的,前面引路的除外,这个陆嬷嬷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把我放眼里。

    可是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这是司空炎给我特地准备的院子呢,他看我的眼神,恨不得我死远远的。

    是现在杀鸡儆猴呢,还是过几天当着蓝梦晴面杀鸡儆猴呢?真是让我无比的纠结。

    “?#22836;?#23351;嬷替本宫?#24653;?#29579;爷!”我走到院子里的石桌旁边坐了下来,手一摸石桌上,满手沾的灰,正所谓上梁不正下?#21644;幔?#21496;空炎对我没有好?#25104;?#20182;下面的人自然不待见我。

    陆嬷嬷本来上了台?#31069;?#20934;备推开屋子里的门,见我没有跟上,头一扭,言语极其不善和不耐:“离余公主,你不是累了吗?赶紧回房休息?#21073;俊?br />
    我呼出一口气,“梵音,进屋里看?#20174;?#27809;有板凳搬两条出来,搁在门外,本宫?#28982;?#22352;着等着王爷回来,一起和他们洞房花烛夜!”

    “离余公主!”陆嬷嬷一下子提高了声调,声音尖锐的刺耳:“您这是什么意思?王爷和侧妃娘娘感情深厚着呢,您和他们洞房花烛,就不怕冷落了吗?”

    真是不能忍。

    司空炎在我面前都能吃鳖,这个陆嬷嬷又算老几?

    最多身份是司空炎从皇宫里带出来的玩意儿,要不然就是府上的管家最老的人。谁给她的胆子,对我在这里指声?#30631;?#30340;!

    我刚欲开口,陆嬷嬷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手指着梵音:“离余公主,这是一个男子,王府内院怎么可以让男子随便入住,老身看在这男子是你的陪嫁的份上,可以在在王府僻静的地方找一处院子给他住,现在赶紧让他离开,王府内?#21917;?#26159;女眷,不能让他一个男子随便待在这里!”

    眼睛早干嘛去了?

    一开始梵音就跟我在一起的,现在才跟我秋后算账,我决定不忍了。

    深深的吐出一口?#30631;?#36731;声的问道:“您想怎么样啊,您说,本宫做!”

    陆嬷嬷眼中闪过得意,甩了甩衣袖:“公主殿下哪里的话,老身不过是一个奴婢,怎么能管得了主子的事情,只不过是善意的……”

    “梵音,把她的舌头给本宫拔掉!”我冷冷的打?#19979;?#23351;嬷洋洋得意的语调,真是吵死了,我只想找一个地方睡一觉,好好的规划规划我下面的?#29359;?#24590;么走,这个老女人没完没了了这是。

    陆嬷嬷还没?#20174;?#36807;来,梵音身?#21543;?#36807;,手卡在她的下巴下,直接把她的下巴给卸掉,掰开她的嘴,剑光一闪,动作极快,半截舌头落在地上,舌头上的神经还在抽搐呢。

    秋景吓得连连后退,我眼皮抬起看了她一眼:“本宫找一个漂亮的锦盒,最好的红丝绸的,再找一个漂亮的?#20449;蹋信?#19979;面记得铺上红丝绸!”

    秋景眼中带着恐惧一溜烟地领命跑了,?#38738;?#20004;声,梵音又把杜嬷嬷的脱臼的下巴卡上去,陆嬷嬷捂着嘴,满手是血满身是血。

    眼睛瞪着特大,似不敢相信自己转瞬之间舌头都没了,我也不想心狠手?#20445;?#36825;不是被她逼的没办法了吗?

    梵音用剑地上的舌头挑上来,搁在我身旁的石桌上:“启禀主子,陆嬷嬷的口舌奉上!”

    我身体稍微倾斜了一下:“陆嬷嬷,您现在不走,本宫?#28982;?#24515;情不好,就把你的头留下了!”

    陆嬷嬷见过大阵仗的人,听到我这样一说,扎着脚丫子就跑了,鲜血滴了一路的。

    她跑了之后,秋景找着?#20449;?#25343;着锦盒而来,哆哆嗦嗦的放在我面前,我漫不经心地锦盒打开,“本宫?#19981;?#21548;话的人,陆嬷嬷想来王府里的老人,看见你根本宫在一起,应该是记恨你了,不如你就在跟本宫吧,本宫在这王府里面,缺个烧水的?#23601;罰?#20320;?#30340;兀 ?br />
    我只是知会她一声,她没有拒绝的权利,?#36865;?#19968;下跪,在我面前:“奴婢会去禀明大总管,跟在王妃身边!”

    我用红绸子把半截舌头包起来,随手放在盒子里,这锦盒找得可真漂亮,摆一个舌头,好看的不得了。

    “不用去禀明他了!”我把盒子一关,站起身来,一手端起?#20449;蹋骸?#36319;本宫去会一会你家王爷,这是我送给他的新婚礼物,会完之后,该伺候本宫的人,大总管会一个不少的送过来!”

    说完,我直接端着?#20449;?#23601;出了?#22909;牛?#25296;了一个弯儿,直接到蓝梦晴的院子里。

    住的近,是有好处的,不用绕一大圈转个弯就到,更何况,这个院子完全是正妃的标准,院子大不说,还华贵的,什么珊瑚?#21073;?#20160;?#20174;?#30707;?#21073;?#23567;小的院落,得值好几百万两银子吧。

    丫鬟左边一个右边一个,低眉顺目站在两旁,见到我走进来,有一个长得眉眼有一丝妖艳的女子向我走过来。

    秋景微微上前一步,小声的对我说道:“王妃,这是王爷贴身的大丫鬟,名为池水儿!”

    我也没停下,直勾勾的迎上她,池水儿见我未停下,伸出手臂横在我的面前,欲拦着我的去路。

    我嘴角微勾,冷笑亦然:“梵音,谁拦着本宫的路,哪只手拦的,我把她的手给本宫剁下来!”

    梵音长剑一抽,直接过来,池水儿手臂抽得极快,面前的阻挡物没了,我直接走到她的屋子里。

    这屋子里摆得更加富丽?#27809;剩?#19968;个猎户的女儿,有幸进了王府,不是应该低调生下儿子再嚣张吗?

    她这样嚣张,看古到今,不低调,死得特难看。

    捞起一把椅子,直接摆在门口,缓缓落座,外面的喧哗声就响起来了,挑了挑眉头,速度真够快的,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洞房花烛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彩票中奖新闻 最新功夫时时彩计划王 飞禽走兽游戏棋牌 30选5走势图100期 飞禽走兽多人版规律 海豚礁官网 马刺vs爵士 花粉之国游戏 南国七星彩论坛 太空漫游2001 25选5开奖一等奖 海丰开心假期旅行社 凯蒂小屋怎么玩 秒速时时彩开奖走势 十二生肖传奇 电视剧 体育彩票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点石成金图